警惕另一半的长辈!配偶父母的酗酒经历会增加个人酗酒风险

 

警惕另一半的长辈!配偶父母的酗酒经历会增加个人酗酒风险

作为一种社会性问题,酒精泛滥的原因很复杂。有的人可能是喜欢喝酒,也有的人可能是压力过大,借酒消愁,但也有的人可能是病理性的。

酒喝多了,许多酗酒者就对酒产生了生理或是心理上的依赖,无法摆脱。无论出了什么事,解决方法就是饮酒,不再通过沟通交流或其他的方法去正确处理问题,进而导致人际关系、工作能力、家庭关系被破坏。

这种滥用酒精导致的慢性疾病,包括因其引发的车祸、癌症、抑郁和睡眠障碍等,被称作“酒精使用障碍”(AUD)。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近年来,15岁以上人群的全球人均酒精消费总量持续增长,从2005年的5.5升纯酒精量增加到2010年的6.5升。目前,全球饮酒人数约有23亿,其中,约有2.37亿男性和4600万女性患有这种疾病。

AUD的原因很复杂,既有遗传因素,也包括环境和社会因素。通常,家庭酗酒史也是影响人饮酒行为的一个因素,不过,近来的研究表明,这种家族效应可能比最初设想的更为复杂。

发表在《心理科学》杂志上的新研究发现,有一种家庭酗酒因素,之前很少有人意料到过:配偶父母的饮酒习惯可能会影响个人。换句话说,如果配偶小时候经历过父母酒精滥用,即使配偶本人没有饮酒障碍,你患上AUD的可能性也会增加。

研究人员表示,他们本来想研究的是,配偶的遗传构成是否影响AUD风险。

他们分析了瑞典全国人口登记册中超过30万对夫妇的婚姻信息,控制了社会经济地位等因素后,研究配偶家庭对个人AUD风险的影响。结果,研究人员发现,个人AUD风险的上升和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无关,也和配偶的AUD情况无关,和配偶的父母也没有直接关系。

排除掉诸多家庭因素后,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影响澳元风险的不是配偶的遗传构成,而是配偶是否由患有AUD的父母抚养。研究成果反映了配偶与AUD父母一起长大的心理后果。

这以结果再次证明了父母酒精问题对下一代的危害,不仅直接后代有危险,而且还会影响和后代结婚的人。

更重要的是,这项研究的发现对社会遗传效应或社会伴侣的基因构成效应的新兴研究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以前的社会遗传效应研究范围集中在人们基因型和其饲养环境相关的事实。换句话说,在先前的研究中,部分结果可能要、是归因于伴侣的基因以及生长环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配偶父母这个因素以外,还有一些此前未曾预料的因素会影响个人的酒精使用情况,比如熬夜。

法国Lariboisière医院研究人员发表在《神经精神药理学与生物精神病学进展》的一项系统回顾研究显示,昼夜节律紊乱与饮酒间存在双向关联。

首先是昼夜节律紊乱可在急性饮酒期期间发生,不同的饮酒时段可对昼夜节律造成相对不同的影响。反过来,昼夜节律紊乱在 AUD 病情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例如晚间饮酒的时段倾向与 AUD 较高的发生风险相关。

此外,部分临床观察发现,某些昼夜节律异常的人群存在明显的酒精成瘾高风险。此外,现有的一些研究还在分子和遗传水平上验证了昼夜节律与奖赏相关节律之间的双向联系。最后,持续的睡眠障碍和昼夜节律与患者病情复发间存在显著关联。

编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文章标题: 警惕另一半的长辈!配偶父母的酗酒经历会增加个人酗酒风险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