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恒信钻石李厚霖:慢行业,快步走

恒信钻石李厚霖:慢行业,快步走

李厚霖穿着中式森绿的褂子,右手腕带着佛珠,这样的衣着让人很难猜到他是恒信董事长,珠宝品牌 IDo的创始人。

李厚霖喜欢哲思类书籍,说话语速舒缓有力,“IDo的品牌渠道基本上以线下店为主,我们创业的时候也是从线下店起家,开始并没有什么互联网元素,线下、传统才是我们企业真正的底层基因”。

李厚霖一直在尝试推动企业内外的数字化变革,这种变革并不仅限于进行一场直播或开一家网店,李厚霖希望是一场更系统性的变革,之前的一些数字化转型并没有那么顺利,尤其在这样一个有深厚线下基因的企业里。

疫情给恒信钻石带来了机会。在疫情下,这种变革到来的速度变得更迫切了,按照李厚霖的话说,公司之前三年是一个样,现在一年是一个样,接下来他希望每半年一个样。

珠宝是一个慢行业,但如今这家珠宝企业开始快步跑了起来。

李厚霖说:“当互联网遍布整个社会生态的时候,个人、家庭、企业甚至整个社会公共空间公共设施都会互联网化,互联网已经不是一个工具那么简单,它已经是一个新的基因组合、社会秩序。”

一些销售数据显示疫情的短期影响正在淡化,但李厚霖发现疫情后,社会的经济、需求都在发生一些深刻的变化。

李厚霖决定拥抱这些变化。

疫情中的思考

恒信已经成立了二十年,一直致力于设计、销售各种高品质的珠宝产品,是国内最早进入钻石行业的企业之一,现旗下IDo已成为颇具知名度的珠宝品牌。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IDo也一度关店,依赖于线上销售,和大多数行业一样经历了销售下滑。

据李厚霖的观察,婚庆市场受疫情的影响只是暂时的,结婚不会因为一场疫情而取消,只是推迟,所以疫情对钻戒全行业的影响也是有限的。

李厚霖给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IDo门店开业之后马上恢复销售,5月份 IDo的销售额比去年销售额增长了30~50%。“可是当我们在对这个数据庆幸的时候,已经发现整个社会经济都发生了变化,消费需求也发生一些变化,”李厚霖称。

李厚霖认为在在这种经济形势下一些风险变得更不可控,经济和消费行为的改变也会对企业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

在这种背景下,尽管珠宝不是在互联网上销售的主导产品类型,但数字化是必然趋势,这次的疫情就让恒信上下都充分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

对李厚霖而言,数字化并不仅仅意味着线上销售。李厚霖给出一组数据是,春节前,IDo的天猫店已经是钻石品类里销售量排第一,但是再好也不过占 IDo整体销售额的10%以下,尽管 IDo一直在很开拓线上渠道,但是这一直也不是销售主渠道。

疫情促进了 IDo对于互联网更进一步拥抱,全面数字化升级。李厚霖称,“这一次升级对我们来讲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和价值的。”

推动数字化转型并不是今年才开始,三四年之前,李厚霖就开始布局这件事情了。

李厚霖自称前几年数字化发展的力度有限,是因为数字化重要但不紧急,不一定最高效地做出来,只是对于行业来说数字化肯定是未来长远的大趋势,但是这次疫情让 IDo把这件事用最快速的方法得以最好的呈现,而最终体现在消费者身上,一步到位。

线上的推广工具、互联网的整合营销恒信也早有,小红书、B站的推广宣传一直在做,线下每个店面也都有自己的小程序,甚至有直播,但不够系统,只是个别平台做营销,用李厚霖的话说,“勉强加起来算整合营销”。

这不是他想要的数字化,他想要全面的深刻的变革,数字化是将营销平台和线下店的打通成一个网,在企业外围支开,在企业跟消费者之间支开,环环相扣,错综复杂。线上、线下、营销系统、产品系统、大数据系统需要完美无缝对接。

李厚霖理解数字化是系统的,应当深入企业内部。

数字化之后,大数据会告诉企业,什么样的产品才是最畅销的,什么样的人群对什么样的产品感兴趣,哪个地方的营销成功、为什么。这些在过去只有卖了才知道,在数字化转型后,可以做到不卖就知道,而这些也将也反作用于新品研发和营销计划。

线下基因的企业如何能铺上数字化的网络呢?

李厚霖认为这是最困难的,来自于潜在的基因挑战。他正在改变组织架构和考核方式,告诉每一个同样具备线下基因的老兵,要数字化转型。还需要一帮新的人,年轻的懂数字化的人。

李厚霖认为业务是人做出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因此他找了一批这样的人,给他们空间和激励,想让他们做出成绩后成为一个样板,推广到现有的组织中。

他在给这个十几年的组织中注入新的组织组织文化和价值观价值体系,他说这种基因就应该从他开始做起,他要有个开放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是符合数字化潮流的,他需要培养出了一个特战部队,特战部队在组织文化层面上是隔离的,但业务上是充分衔接的,好的东西李厚霖要去支持,不好的东西他要站出来隔绝。当这块业务越大,组织越大,会慢慢润物细无声地改变整个组织。

他说疫情也让大家有数字化的意识,每个人都知道未来必须变。

追逐年轻人

疫情带来的影响不只是数字化。

IDo这个品牌一直针对的是结婚人群,品牌故事是《圣经》里的一段话,结婚的时候会被问,无论贫穷与富有,疾病和健康,都始终如一,不离不弃吗? Yes,IDo。

李厚霖觉得IDo这个名字起得非常好,有些人就是为了这句誓言的坚定的加持,就愿意买IDo这个品牌。

最早期IDo只做结婚钻戒市场,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其品牌战略是非常的清晰,到这个品牌第10年的时候,李厚霖觉得现在只要一提结婚买结婚钻戒基本都是IDo,品牌已经在消费者心目当中根深蒂固的认知。但结婚钻戒它是购买频次很单一,这种认知也限制了 IDo。

但是他现在突然发现,这是之前结婚的一个态度,现在突然有了变化,年轻人最近这三四年开始迅速的成为社会的意见领袖,尤其是消费市场的意见领袖,他们有着不同的观点。

李厚霖表示:“如果你抓不住他们的话,你的品牌自然就跟不上时代”。

李厚霖不是没有尝试过扩大人群,例如说做结婚纪念日,IDo的结婚纪念日系列全面升级,卖的都是1克拉以上的大钻,他想的十年前结婚的人现在经济条件改善了,应该给太太换个大钻戒,事实上,中国很少有人过结婚纪念日,这个市场也不太存在。

IDo品牌一直在做钻戒主阵地,另一个品牌做时尚配饰,但未能取得市场突破,现在回归到IDo品牌下做年轻化。

之后李厚霖从另外一个维度看问题,意识到年轻人是这个时代的意见领袖的维度,其必须要有这样的一些动作和举措。况且年轻人和结婚钻戒这群人有一部分是重叠的,只是有一部分是还没到结婚年龄的年轻人,未来可能是IDo的消费群体。钻戒市场和年轻化市场对恒信同样重要。

疫情后,IDo加速年轻化品牌建设,现在IDo线上线下两手抓,结婚人群和年轻消费者两手抓。

慢行业,品牌力

恒信不止有 IDo这个品牌,但为何只有这个品牌做出来了?

李厚霖表示在十年前想过,用一个全新的品牌去做一块市场,其实是重新打鼓另开张,他说不只是 IDo,全世界最顶级的那些时尚奢侈品品牌,也没有几个真正把第二、第三个子品牌给打响了。

他认为是基因和机遇问题,对于现在的恒信,“我能把企业另外一条腿给长出来,全面数字化做好都不容易,99%的人都做不到,子品牌这件事情也是这样,品牌原来定位在这,所有的系统基因都在这个领域里面,再完全进入到另外一个空间领域里很难成功”。

李厚霖在不断学习,他最近在听李善友的课觉得很有意思,李善友从哲科思维里面去讲创新。

当他想把李善友的思路运用到企业时,他发现他也一直在做创新,“一棵大树它永远只有一个主趋势,但是主趋势到最后一定会有瓶颈,主趋势永远不是未来,要长出新的枝干”,李厚霖也做了比喻。

资本化也是一样,李厚霖觉得企业发展离不开人也离不开钱,资本这件事所有的企业不能回避,他也在寻求合适的机会,用资本的力量赋能企业,但并不强求。

李厚霖曾经特别的懊恼,懊恼他入错行,到了珠宝这样的慢行业,如果是到地产和互联网,或许能随行业快速发展也能快速发展。他又想,珠宝是慢,但做了20年的品牌弥足珍贵。

他称,IDo品牌到今天为止,不但没有任何的萎缩,还在蒸蒸日上地蓬勃发展,而且在越来越快速地发展,“我们之前是三年一个样,我们现在是一年一个样,我建议的要求是半年一个样,”他想快速壮大品牌,借助于互联网和年轻化营销的这套打法,品牌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大。

李厚霖想把时间拉长到几十年,做成国际上非常著名的品牌。“到我老了的时候,我虽然没有头部市值的身家,但我有一个传世的品牌,这是我这辈子最自得的事情”。

 

文章标题: 恒信钻石李厚霖:慢行业,快步走

Related Post